從網絡文友的嫉妒想到

  • A+
所屬分類:人生感悟

  什么是嫉妒?有人說;嫉妒是對他人的優越地位而心中產生的不愉快的情感;也有人說:嫉妒是對才能、名譽、地位或境遇等比自己好的人心懷怨恨。我一直認為,人類是在嫉妒中生長的,人只要虛心好學,有良好的心理素質,端正態度,認識嫉妒的危害性,在這個過程中改變自己,那么這個世界就會變得美麗。嫉妒不可怕,可怕的是嫉妒別人的人因為受到良心譴責而自然倒下,或者是被嫉妒的人從此失落,造成兩敗俱傷。 記得十年前,筆者曾經寫過一篇關于《漫談嫉妒》的文章在報上發表,說的是人們在日常工作中的一些嫉妒現象,并且提出了如何防止嫉妒現象產生的一些看法,先后收到編輯轉來的讀者來信,有贊同的,有結合自己的情況談新的看法的,很有參考價值。 時光流逝,當今已經進入信息網絡時代,特別是隨著網絡文學的快速發展,各路作者風起云涌地加盟各大網絡,帶來了文學創作的繁榮發展。然事情總是一分為二,伴隨網絡文學采用的激勵加星和加精措施,創作過程中的互比嫉妒在少數作者中也逐漸開始顯現。 經過一段時間與網友交流了解,發現網絡寫作者之間的嫉妒和生活中的現實情況相仿,源于開始比較。當文學創作紅紅火火時,當什么樣的文章是好文章?或者是有作者的好文章受到稱贊的時候,嫉妒就在這樣的比較中出現了。一些寫作者不是在找自己寫作上的薄弱環節,不是尋找自己的寫作在取材、主題、構思上和立意上的問題,而是熱衷于把自己的文章和別人的文章進行比較,當比較后認為自己的文章有超越他人或者不如別人時,于是就有了莫名的嫉妒心理。可以這樣說,作者如果一心鉆研寫文,就不會存在這樣的比較,即使比較也是為了更好的超越,擺正心態,也就不會有這種嫉妒的。 網絡文友相隔遙遠的距離,誰也不知道誰長得如何?生活情況如何?在網上,有的人會夸夸其談,很會打扮自己,有的人卻默默無聞,一心一意專心寫作,樹立遠大志向,爭取在文壇有所建樹。當夸夸其談的人和一心圍著榮譽轉的人走在一起,時間一長,往往會在不自覺中產生相互比較。當這種比較心理十分強烈的時候,這種比較就還會公開,通過文友中間交往互發短信和QQ交流傳播出去,這樣就從本來的一個人的意想傳到數十人中,嫉妒心變得十分透明,日復一日就會形成作者之間的矛盾。凡被嫉妒者如果不善于正確對待,往往會來一個反嫉妒,繼而情緒低落,或者會被困在云霧中,如果不能撥開云霧見太陽,心中苦悶,創作水平就會提不高,如果每天處于苦惱的境地,這樣的文學寫作是沒有辦法上一臺階的。 更多的時候,嫉妒是潛在的,是無意識的,或者是秘密的,甚至連比較者自己也不知道這種比較已經在現實中間進行。正是由于這種比較的潛在性,秘密性使一些人在不知不覺中陷入嫉妒的泥潭而不能自拔。 從心理學的視角看,嫉妒是一種潛伏于人的心理深處的具有消極意義的情感因素。在日常生活中,有嫉妒心理的有男人常常被譽為小女人娘娘腔。翻開古今中外的文學名著,亦有方方面面的記載。《荀子?大略》: 士有妒友,則賢交不親;君有妒臣,則賢人不至。 意思是士人有了妒忌的朋友,那么和賢人交往就不會親密;君主有了妒忌的臣子,那么賢人就不會到來。這里其中的 士 、 君 ,恐怕多系男性了。兩千多年前的戰國時期,龐涓嫉妒師兄孫臏,就千方百計想辦法,用慘無人道的手法弄壞其膝蓋骨,成為歷史上臭名昭著的 嫉妒狂 《三國》那位周瑜,雖有才氣,其實他氣量很小,是一個嫉妒心理很強的人,周瑜后來所以被氣死,就是他自己強烈的嫉妒心造成的。《水滸傳》中的妒忌大師王倫,也是男人中的嫉妒敗類。 嫉妒,除了少數男人外,大概就是女人了,女人一旦有了嫉妒心,就會形成心理素質下降,甚至心理變態。如今的網絡文學寫手,女子占了很大的比例,她們把業余時間的愛好都傾注于網絡寫作,她們堅持不懈,精神可嘉。但在女人居多的地方,常會發生一些嫉妒現象,而嫉妒大多會發生在一些心胸狹窄、虛榮心強的女人身上。所謂的文人相輕,就是從嫉妒開始。 女人的心中大多有美好的追求,她們一旦涉足文學,大多會有堅韌不拔之心,發表的文章就像他們喜歡的孩子。但由于她們向上力很強,她們對自己的寫出的作品不滿意,對自己所處的現狀不滿意。久而久之,就逐漸對身邊超越她的人產生了嫉妒心理。也許女人的自我意識比男人要強烈,所以她們常常更為關注那些和自己的寫作狀況基本相同的女子,還有那些和自己一起走進網絡的女子。除了這些,她們還會關心那些不斷得到一些男子在寫作上贊賞的女文友。女人對女人的嫉妒,往往就是在寫作交往中形成的。當一個女人缺乏寫作修養,會在不知不覺中嫉妒另一個女人,嫉妒這個女人比自己更為耀眼、更能引人注目,于是便一千個的開始不入眼。 在我國的一些文學作品中,關于女人嫉妒的描述可以追溯到秦漢以前。屈原《離騷》中的 眾女嫉余之娥眉 。其中的 眾女 ,就是屈原虛擬的妒婦側影。此外,屈原還在《九章懷沙》中吟唱道: 邑犬群吠兮,吠所怪也;非俊疑杰兮,固庸態也。抨擊嫉妒小人,道出了嫉妒的指向性。在漢司馬遷筆下的人物呂雉,也是個地道的兇悍妒婦。的書,劉宋時代就有人編了一本《妒婦記》的書,書的主人公蘭陵長公主正是當時妒婦的典型代表。長公主是北魏孝文帝的女兒,駙馬劉輝是南朝叛將劉昶的孫子。二人結婚后,蘭陵長公主繼承了 善妒 的美德,對駙馬爺管束十分嚴格,曾經殘忍地將與劉輝有染的一個懷孕了的婢女開膛剖腹處死,二人也因此決裂并離婚。如果二人就此分道揚鑣也罷,但不久長公主又請求復婚并得到太后允許,二人因此又成夫妻了。后長公主懷孕,期間劉輝又在外面尋花問柳,與平民張容妃和陳慧猛有染,公主大怒,與駙馬沖突 此書錄下了許多女人的嫉言妒行,可以說是當時妒婦的生動記錄。《紅樓夢》中的諸女性爭風吃醋;就連那些從來不讀書的人,也不會忘記生活在身邊的大醋缸、大醋壇子們。《紅樓夢》第六十九回有這樣一句話: 鳳丫頭好意待他,他倒這樣爭鋒吃醋,可知是個賤骨頭。 此處的 爭鋒 ,顯然亦指女人之間的爭斗。

avatar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