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青年

  • A+
所屬分類:人生感悟

  年過七旬的我,近日最大的樂趣和主要精力投入就是:每天都與孩子們一起看《北京青年》。

   《北京青年》作為2017年的熱播劇,是由趙寶剛導演,主要講述土生土長在北京的四個堂兄弟,他們有著不同的家庭背景和成長經歷,性格志向也頗為迥異。劇情以這四個青年為了各自的理想努力著,并且經歷著生活的考驗和洗禮貫穿而成。

   之所以被這四個孩子吸引,是因為總能在他們做事和處理事情的時候看到、想起自己年輕的時候。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成長痕跡,而最清晰、最快樂、最痛苦、最幸福、最迷茫、最勇敢、最無助、最無私、最自私、最不知道愁為何滋味的季節一定總是青春年少時。

   時光就在何東四兄弟的經歷與洗禮中恍惚回到了1958年的夏天。這年夏青海省來天津招工,實際就是招一批知識青年支援邊疆建設(這個時期響應黨的號召的人在后來叫做 支邊 ,再往后的 運動 所牽扯的那波人被叫做 知青 )。青海省,在當時一度被內陸人傳說成一片荒蕪渺無人煙的邊疆塞外。而就是這樣一個地方,以她落后、貧瘠、荒涼待開墾的原始生態環境深深的誘惑召喚了全國各地大批的有志青年。僅在天津就先后三次錄取了七十名,其中大部分都是在校生。當時的 天津十四中 有四名同學報了名,我就是其中的一個。

   由于青海省是眾所周知的苦和荒,導致了所有報名者的父母都極力反對,有甚者竟以斷絕關系,自殺來威脅自己的孩子。但是,有什么能阻擋滿懷一腔熱血的青年,為了心中的激情和沖動而做出的決定呢。

   所以當青海省一來我們學校招生的時候,我馬上要了報名表,什么也沒想就直接報了名,唯一難住的是當時報名,還要戶口本,想來想去,不敢開口說。沒辦法情急之下,從家里把戶口本偷出來,報了名。

   1958年,七月八號早上,在天津東站和其他的報名的同學,踏上了南去的列車,車下送行的親人和車上離家的我們的哭聲、告別聲、列車的長笛聲混響成一首離歌,回響在我們眺望的目光和親人追逐列車奔跑的叮囑聲中。徐徐的火車開動了,淚眼模糊了視線,突然覺得車窗外的一切脫離視線的速度越來越快了,終于意識到離開了天津、離開了我的親人。

   當火車開出兩站地之后,車廂內悲悲戚戚的氣氛已經消散的不見了蹤影,也不知是誰哼唱起那首傳唱的歌曲:時代的列車轟隆的響,青春的熱血滿車廂,啊......啊,我們踏上飛快的列車,去到祖國最需要的地方建設祖國的邊疆。

   因為我們幾乎都是在校生,而且沒有一技之長,所以按著當時的支邊政策,我們首先要進行技能培訓和文化課的繼續攻讀。于是,負責帶我們天津隊的 老王 同志,在我們唱累了休息的時候,給了我們更詳細的講解和說明:我們要去的單位是:青海毛紡織廠(中央直屬單位)。廠房、廠區、紡織機器還有設備都處于建設中。而我們要去上海,接受崗前培訓。希望我們在培訓期間學好技術,從而建設即將屬于我們的家園 青海毛紡織廠。

   不知不覺中,火車到了南京站,只聽到列車員大聲喊:請把窗簾拉上!我們以為天黑了,所以很自然的都拉上了窗簾,可是車窗外的鳴笛吸引著我們想探個究竟,還沒來得及伸手去挑開窗簾,火車突然發出巨大的沉悶的咣鐺咕咚的聲,隨即感覺火車都在震動顛簸。 啊! ,車廂內不知是哪個女生發出尖叫聲,在大家還沒反應過這糟亂的一刻時,火車馬上平穩了。一刻鐘左右,咣當、咕咚和震動顛簸被重復了一次,之后,先是火車鳴笛,我想那應該是火車與火輪說謝謝并相互告別吧,因為當時沒有長江大橋,火車無法自己通過長江,所以只能靠火輪幫忙,把火車的車廂一節一節的給運過去。

   就在火車鳴笛感激火輪之后,沒多長時間,整個車廂很快陷入了一片寂靜,大家都慢慢的睡著了。

   上海站到了,下車的同志拿好自己的行李準備下車。瞬間,人們迎著初升的照樣出現在上海站臺上。

   這時候不知誰說:真大,好氣派,比咱們天津好,你聞聞,空氣都不一樣。瞎說,我覺得還是咱們天津好......我們那一臉愛惜和無奈的神情的老王同志領著我們又呼啦啦的轉成325路公交車,在公交車上我們又興奮的唱起了一首歌:藍色的天空像大海一樣,寬闊的大路上塵土飛揚,過黃河,跨長江來自遠方,讓我們唱一首友誼之歌。

   公交車隨著我們的節奏把我們送到了南京路東側的洪福旅社,我們的住宿標準是八個人一間房,其實宿舍人多更熱鬧,但是進屋后發現屋里沒有床,被褥都直接鋪在地板上,跟韓國劇里演的一樣,最別扭的是屋角放了一個大馬桶,大小便都解在馬桶里,好在我們那時年紀小,所以很快就入鄉隨俗了。

   行李放好后,老王同志領我們去了澡堂洗了澡,在南京路找了一家北方飯館,記得是吃的天津水餃。

   更開心的是吃完水餃后,又領我們去了大世界看的哈哈鏡,好玩的很。如果你站在長鏡子前面,你的臉比蘇東坡的臉還要長了3-4倍;如果你站在圓鏡子前面,那么你的臉比豬八戒的臉還要肥3-4倍,耳朵還要長3-4倍。看著不同鏡子,照出不同模樣的自己那長長的身軀,圓胖大肚子的自己,差點笑破肚皮。

   在歡聲笑語中我們又去了城隍廟,看了十二生肖,同時也看到了在陽間做善事到了陰間坐在蓮花盆里的人,周圍是數不清的金、銀元寶;這些在陽間做好事的人, 他 、 她 們在天堂里過著神仙過的日子。

   可是在陽間那些做壞事的人,到了陰間有走獨木橋的,有上磨研的,真的是人有善心天地靈,人做壞事天不容。

   當時是沒有心思研究和領略那始建于永樂年間的道教文化的,因為有名的中山一路,全場約1.5公里的外灘,以哥特式、羅馬式、馬洛克式、中西合璧式等建起的52幢風格各異的大樓,已令我們瞠目結舌。我們驚喜的說不出話來了,因為終于見到了 萬國建筑博覽群 。一直以來, 外灘 都是我記憶中最有特點的地方(也許跟以后在外灘所發生和經歷的事情有關吧)。在游玩和品嘗小吃中日子就過去了五天,第六天早上,我們被 老王同志 帶到了上海海龍毛紡織廠,開始了我們的培訓加實習的生活。

   培訓實習的日子可以說感受最復雜,因為進入到廠區后,我們就被分配到不同的車間,有了不同的師傅,生活變的新鮮而且慢慢的也有了規律。新鮮而聽不懂的上海話、新鮮的車間、機器,陌生的我們分別**原本熟悉的團隊,所以多少也能感受到 師傅們 的不適應與排斥。

avatar

發表評論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